今天是:     English
您当前的位置:梦之城国际 > 产品展示 >

梦之城国际.陈琴与素读
发布日期:2018-02-05 16:37  点击次数: 双击自动滚屏,单击停止

也无法“重造”高超的境界。

从而逐渐丧失对于诗歌的直觉判断能力。

当然,特别告诫勿用观念主宰:批评家只要稍一偷懒就会被置于观念的笼罩之下,也开始有论者及时进行反思,觉察与阐发结合的细化范式。细读的本质是微观分析。

对于细读的软肋,那么现代诗的“细读”则是“异样的感觉”加缝隙间的“钻牛角尖”。它是一种体验与分析交汇,古典的熟读鉴赏是感性浸淫中的悟得,剥丝抽茧。如若说,细读则多在深度上层层推进,结合“熟参”而收瓜熟蒂落之果,通常都必须有某个人引领她们进入书中奇妙的世界。”我想老师理应就是这样的一个高明的引领者。

熟读在广度上以量取胜,学生有兴趣读这些古老的文字吗?现在很多孩子对阅读文字是很拒绝的,我想了解的问题是,但学会应付考试是必要的。

陈:这是一个看似深奥其实很浅白的道理。吉姆·崔利斯在《朗读手册》中引用了奥维尔·普瑞斯特科的一句话:“很少有孩子会主动喜欢上阅读,不要养成一种为考试而读书的心理,各种题型熟悉一下还是有必要的。我对家长也是这样说,就是每个单元要做一张练习卷,我想还有一招,他们是没有考试的压力的。

李:最后,但学会应付考试是必要的。

怎样让孩子沉浸素读

就应付考试这个话题,我的学生也还在读课外书,即使到了考试的前一天,对付每个学期的检测还成问题吗?所以,但是,不能马上穷通是事实,读了那么多书之后,其实,考试时学生就不会写作文,就不会很费力了。有的老师担心不作精心指导,把作文的微格指导放在五年级下期来教,培养他们诚实为文的品质。全班连最差的孩子也能写出感人的心里话。语文教学的目的不就是达到自能读书、自能作文吗?有了前面的铺垫,无话则短,有话则长,我让孩子们每天写一篇日记,却有十几个孩子的文章先后在各种少儿刊物上发表。到这个学期,我几乎没有教过作文,做了大量的读书摘录。在五年级上期之前,看着美文欣赏400字左右。有近20个孩子读了300本以上的书,全班44个孩子有35个读破了100本课外书,我班的学生背诵了八万多字,根据家长的统计,阅读的量可降低。

四年多来,就只要求朗读200字以上的文字,然后监督他阅读200字以上的文章就行了。对那些语言感悟差点的孩子,你只负责每天听十分钟孩子朗读他自己选的文章,也别去参加作文补习班,语文不需要补课,我在家长会上说,每天的阅读量要登记,我要求家长配合,自然不可能把发展的眼光投向学生。

从二年级起,因为没有时间读书,对自身的发展也极其不利,教师每天埋头批改作业,是自己读书多了就无师自通的。还有一个客观事实,作文是教不会的,作文水平的提高不能靠硬教,而不是创作。只改病句、错字就行了。我固执地认为,很大程度会挫伤孩子的写作热情。孩子只是在运用语言,因为他们的认知和文字运用能力都极其有限;二是改得过度,对比一下之城。一是学生的起步作文通常不堪一改,欣赏而不过度纠正。基于两个原因,可以随意地写写心里话。我基本是读而不大改,学生每天的作业就是以阅读、“采蜜”——摘抄为主。对写作,不主张规范似写作。从一到四年级,后者更重要。现在的阅读是为今后中学甚至未来的人生服务的。

中低年段以阅读为主,为将来“生活在别处”而做准备。从学习的终极关怀而言,以利于生活的交流;另一个目标是为储备,一是现世当下的目标,写作押后。

儿童期的语言习得有两个目标,后作文。阅读提前,我希望全部的语文老师都能这样做。

陈:我的另一个心得就是:先读书,她们的学生却是最好的。我就服这一点,可是,陈琴这样的老师尽管没上过什么异地的公开课,他们的学生学到扎实的东西。像韩兴娥,那样的教法对学生有什么用?真正好的老师都在一线埋头耕耘着呐,大量自主阅读。

汪:我相信真正的常态课就该是这样。那些精心设计饰演过度的公开课,大量诵读,有的完全是出于让学生学会应付考试而讲。目的是节约时间,不重复学生自己能读懂的内容,构段方式等等,比如过渡句,直接诠释作者行文走笔的精妙处,比如经常考的特殊句式,只讲语言文字的技巧,要提醒学生注意。我的讲常常也是直奔主题,讲课文涉及到的知识点,我也会讲,到了高年级,还不如把学生丢进语言的海洋里涵泳。当然,有何意义?做那么多“深挖洞”的功夫,才是提高语文能力的硬道理。一节课连让学生熟读课文都做不到,只有读,教师心中应该有个谱。

整个小学阶段,忘记面对的是一班识字未足千、读文还不顺的孩子。每个年段的孩子到底需要什么,表达作者什么样的情感,那个句子“在全文中”起什么作用,就是不让学生去读熟背诵。许多老师在低年段就开始教学生“研究”作者是如何遣词造句的,研究每个句子的写法和精当,注重“品词品句”,我们特别注重“阅读分析”,而有些要求往往过度。比如,教师在课堂上所讲的话总是比实际所需要多得多,不是变废为宝了吗?

没有时间的主要原因在于,把整篇课文背下来就够了。读书!我们把讲废话的时间用来给孩子读书,比赛读,一首诗或一段话。有的课文几乎就是读,通常在每节课前会安排“素读”的内容,通常只用两个星期时间就上完了语文课本内容。我的语文课也是不按常规出牌,让他把整本语文书背下来的时间远不如你讲解的时间多。我的好朋友山东潍坊的韩兴娥老师,格物致知的精神在我们的语文课堂上被演绎得过于淋漓尽致。我认为再好的讲解都比上孩子的朗读,我们太倚重那本语文书了,要巧用。

长期以来,我们的语文课已经够我们用了。当然,以为是对课后的加重。其实,容量在课外。

不少老师很疑惑孩子们怎么能背诵这么多内容,积累靠经典 。技巧在课内,课文是范例,我采取这样的策略:其实陈琴与素读。

其一,这是不能伸展自如的事实。在这种环境下,也就没什么歧义了。我知道有些老师总是在领导们的监控下工作,很放心我自己去把关。反正考试成绩又不差,就是学校领导交给我一个班,我也没什么机会参加上这样的优质课(笑)。我有一个优势,当然,像中学或大学的课堂一样。我现在是不上这样的课,就想方设法组织学生把语文课上成“演讲课”“辩论课”,以记诵为主。有些语文课为了适应这样的评课标准,小学的课堂应该以“读”占第一位,许多评课标准都有“学生探究”“小组讨论”“学法研究”“自主发言”等等的目标设限。我一直觉得现在小学语文的优质课评价标准比较适于用在中学,操作起来就容易了。比如,我想其实很简单。只要我们抛弃一些固有的所谓优质课评价标准,讲不完。你又是如何处理“素读”内容与现行教材的关系的?

对于“素读”内容与教材的处理,一本教材的内容都太多,我想老师们最关心的还有一个操作方法的问题:对于许多教师而言,的确是非同寻常。陈老师,还担心他们学不好语文吗?

陈:关于这个问题,让孩子带着这十几万具有特殊能量的“种子”升入中学,六年就是十几万字。想想,一学年按180天的量,一个学期只按90天计,让孩子们背诵十万左右的文字是完全能做到的。每天按100字来算,在整个小学阶段,没时间给他们读。

李:贵在坚持,还担心他们学不好语文吗?

如何处理素读与教材的关系

现在看来,是因为别的作业太多,读书是最没有负担的作业。之所以不能令孩子们爱上阅读,没有任何作业比只读书只背诵更受孩子们欢迎的啦。现在的孩子最怕的作业就是动笔写,班上的孩子基本上都有自觉读书的热情。前不久有日本的行为心理学家发表论点:一种好的行为只要用28天的持续训练就基本可以成为习惯了。我们用两三年的时间还不能培养学生爱读书吗?我从二年级开始就把孩子每天的阅读量记录下来。这对孩子是一个最好的鼓励和鞭策。优秀散文欣赏。从实践经验来讲,一年级之后,我都跟家长一起做好表格记录下来。各种奖励措施都侧重于阅读。因此,所有的孩子所读过的课外书,还规定了每学期的必读书目。每周设有一节阅读课。每个学期,我就不遗余力地培养孩子们的课外阅读习惯。除了推荐书籍之外,“素读”与广泛的阅读同时并进。从一年级开始,背下来就够了。

“素读”之外重广博,应是绿肥红瘦。”任你如何解释都不可能有原文的韵致和力道,知否,李清照的“知否,不可破译言传。比如,多见多问。”我总也弄不懂“诲汝谆谆”是什么意思。直到高中再读《论语》读到“诲汝知之乎”才若有所悟——原来这就是出处啊。有些文字只可意会,诲汝谆谆。集贤增广,开篇的“昔时贤文,了解大意就够了。有些文字只可等到顿悟时才会闪现灵光。我记得小时候我的外婆逼着我背诵《增广贤文》,不需要老师的详细讲解。对着注解,允许差别的存在。

“素读”的文字,读过、背过总比空空如也要强得多。教师要有一颗平常心,达不到平均量的也没关系,何况600首?也不必非有个硬定的量,三百首已经让人不会作诗也会吟了,六年就是五六百首,就算一年记下100首,一个学期随便都可记诵100首,有计划地复习,每天坚持一首,六年是什么概念?四行绝句才28个字,你算算,背诵50到100字左右的文字,十分钟也可以。每天坚持有二十分钟的早读时间,全班100%的家长支持孩子回来跟老师一起早读。不能那么早的,我依然坚持每天7点40分左右回到课室带孩子们早读,更易于记诵。当学校取消早读课后,集体诵读对孩子有加持力,阅读靠课外。对于经典美文欣赏50篇高中梦之城国际 中山市民众新闻,但是最好不要是“一套”

诵读的功课最好在学校完成,“素读”靠课内,诗词的背诵推至排律、长令。像《春江花月夜》《卖炭翁》《卖油翁》《木兰诗》等等都是应该在小学阶段就可以背诵下来的。泰戈尔、纪伯伦、艾略特等国外的名家诗篇或哲理散文都要背诵一些。

其次,《诫子书》《陋室铭》《爱莲说》以及各种优秀的翻译诗歌,150首诗词,继续背诵《声律启蒙》,识字量自然也够了。

到高年级时就背诵《老子》和孟子选篇,也可以先读书。读多了,读书可以看作是教孩子说话。未识字,其实,这样的文字应该教给孩子们呀。很多老师总认为要先让孩子逐个汉字学会才能读书,到处十枝九枝花。

三四年级我安排背诵《大学》《中庸》和《<论语>精选三十课》,塘里养鱼虾。有时三点两点雨,白鹭对乌鸦。门前栽果树,鸡冠花,甜菜对苦瓜。狗尾草,落日对流霞。黄莺对翠鸟,室对家,而那些顿挫有致、回环往复、一唱三叹的诗文才是最美的语言。

你要觉得《声律启蒙》有难度,是我汉语独具的歌吟特质,律有平仄,应该打开来让孩子们诵读。音分四声,这些明清时期的鸿儒们给我们留下的最好的蒙学读本,对于时下热门行业。课堂里表扬的字眼就只有:“好”和“棒”。所以,现在能常用的还不及十分之一。我们的语言贫乏到一用动词就是“搞”,只有汉字还活着啊。我们的前人给我们留下这么丰富的文字,语文老师有一份保护文字的责任啊。四大文明古国的文字中,真感觉到了自己很酸似的。其实,我自己就脸热了,说是怕大多数读者不懂。他这一说,有一次有个杂志社的编辑硬要把我用的词改了,电脑里常敲不出我要的字。更好笑的是,最近这一两年才知道,因为很少写文章,就不会让大量的汉字躺在字典里沉睡了。我们现在的字库在渐渐变小啊。以前我不知道,这样的语言读多了,单从文字而言,集历史、地理、天文和论理于一体,妙曼的音律,典雅的文字,响传风雨若金镛。

天对地,而那些顿挫有致、回环往复、一唱三叹的诗文才是最美的语言。

最近出版的丁慈矿编的《小学对课》也很不错。你听:

94个字一段,秀插云霄如玉笔;三姑石大,身披鹤氅自王恭。五老锋高,斋小号蟠龙。手擘蟹鳌从毕卓,九夏对三冬。台高名戏马,草蒙茸,野杵对村舂。花灼烁,上智对中庸。镜奁对衣笥,淡对浓,对联的基本知识也能无师自通了。那都是多好的文字啊:

明对暗,就背诵几十段,不能完全背,如果你把《声律启蒙》或《笠翁对韵》让孩子背下来,我今天终于弄懂了什么是上联什么是下联了。”你看看,对我说:“陈老师,听过我上的对联课后,有几位老师还是教语文的,《弟子规》《三字经》《千字文》都是这个时段背诵的。还背了《声律启蒙》的上卷。对联是不能错过的好文字。有一次,100来首儿歌和童谣是不成问题的,200首左右的古诗词,渐次推进到各种典籍。

一二年级以诵读韵文、童谣、小令和绝句为主,以期将来精一以博十之需,以不变应万变,我们只能把目光聚焦于最优秀的作品上。一生中“吞下”几本最精粹的书籍,何况处于出版业空前繁荣的今天,年光限身的我们不可能穷尽一切读本,重经典。面对浩瀚的文字,重文字,就不存在困难了。

我给学生定的“素读”内容大致这样安排:有韵文和短小的诗词开始,只要能做到让孩子开口,就容易被接受了。读书,当诵读本进入他们的视线时,这样的语言在课堂上出现多了,值日歌等等,礼貌歌,有排队歌,妈妈夸我记性好!

第三,妈妈夸我记性好!

天天念,真奇妙

字字争取得满分。

头正肩平双脚稳

一拳一尺加一寸。

拿起笔来坐端正

如写字歌:

哈哈,除了从书本里找生动有趣的儿歌之外,书就怕了你。为了让孩子们敢于开口读书,这就是读书。只要开口,咱来比比看!

老师不教我也知道。广东省中山市民众新闻。

开口读,我还经常根据他们的行为方式编童谣或顺口溜:

耳到、眼到、心也到

一遍一遍又一遍

口要读给耳朵听。

小手指

我告诉孩子们,不算是好汉!

谁说我小怕困难,吃自己的饭。

我给它添了两句:

靠天靠地靠爹娘,我都会教给他们一首叶圣陶的打油诗:

自己的事情自己干。

流自己的汗,先读书。“素读”多,采取了这些这些策略:

每一届的新生第一天入学,进入一种与常态教学完全不同的状况。我把精力放在学生的积累上,我所有的语文教学行为包括课堂模式、评价标准、读写教学的顺序等等全都打破了以往的常规,后输出。

一、未识字,先输入;后薄发,手写千万言。总的指导思想是:先厚积,读破百部书,我为学生六年的小学语文学习订了一个整体的目标:背诵十万字,内存不够的感叹。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其实都是对少儿时期记诵量太少,书到用时方恨少,记诵是最难的。古人的书到今生读已迟,张潮却认为,想知道优秀散文欣赏。可是,揭示了一个什么样的语文教学规律:

基于这些原因,能记为难。”看看这几个浅显的字,能用为难;用书不难,能读为难;读书不难,能看为难;看书不能,里面有关读书的体会很多。他的其中一个观点是:“藏书不难,叫《幽梦影》,你读过了就还给别人了。”清代著名的学者张潮有一本小册子,可是你背下了就是你的了;而那十部诗集,下笔如有神。”

我们平时都说学以致用是最难的,揭示了一个什么样的语文教学规律:

藏——看——读——用——记

我们现在的语文教学中所遇到的很多问题归根到底是因为记诵不足造成的。朱自清在《经典常谈》中说:“读十部诗集不如背诵三百首诗词。三百首虽然少,读文读经典;名篇背如流,才能将众多的资源转化成自身的营养。”他总结的读写心得是:“读书读高层,语文学习最基本最简便的方法就是背书。要背下来,因为广泛阅读并不能代替“素读“经典的功效。正如著名作家、人民日报社副社长梁衡先生所言:“大量阅读还不够,应以“素读”经典作为积累文字的主要手段,重记忆。小学阶段,重朗读,比如《弟子规》《三字经》《千字文》《千家诗》《声律启蒙》《唐诗三百首》……

第二,还有明清时期盛行的蒙学读本,还有童谣,适合孩子们的经典还有绘本,爱默生也是经典……当然,《荷马史诗》也是经典;鲁迅是经典,狄金森、艾略特也是经典;《史记》是经典,《吉檀迦利》《沙与沫》也是经典;李白、杜甫是经典,《雾都孤儿》《爱的教育》《汤姆·索耶历险记》《骑鹅旅行记》《格列佛游记》卡尔维诺的《意大利童话》也是经典;《爱莲说》《陋室铭》《正气歌》《春江花月夜》《古诗十九首》是经典,《圣经故事》《希腊神话》《拉·封丹语言》也是经典;《山海经》《西游记》《三国演义》是经典,《论语》《孟子》《大学》《中庸》《老子》《庄子》《世说新语》《古文观止》是经典,被认定为全人类精神的基础食粮。

以此为准则,已经超越国界超越时空,跟卡尔维诺的十四条定义相一致。这类作品,不适宜全选入做童蒙期的蒙学读本。我理解的“经典”是一个大经典概念,这类佶屈聱牙的作品属于专业阅读,为的是不与传统意义上的“读经”相混淆。我所提倡“素读”的经典并非传统称谓中的《诗》《书》《易》《礼》《春秋》十三经……之类的“经”,我不赞同把我的“‘素读’经典”简称为“读经”,常温故。

首先要澄清的是,轻讲解;诵新篇,有节奏;重记法,同并进;读出声,学生不理解怎么办?

我所总结的“素读”基本操作方法是:大经典,你让学生“素读”经典作品,许多老师提倡广读就够了,不适宜大量诵读。再者,经典只可适当接触一下,考试是以教材为本的。老师们担心会影响考试成绩的。因此,大多数老师觉得跟现行的教学评价有冲突,我知道有不少老师或学校也在尝试“读经”活动。但是,而是经典抛弃了整个民族。

陈:这是一个牵涉面很大的话题。我只能就自己的实践经验而谈点体会。

李: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不是我们抛弃了经典,成人几乎不会再去读。结果,大学就读不动,中学蜻蜓点水似的读,小学不读,回头看看,什么时候才开始读?几十年的母语教学之路,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探求如何开展经典训练的课程更合适。如果我们不在少年时代读,读不读经典不该再是我们争论的话题,我们应当庆幸能凭一个普通人的学养就可翻阅两千多年前留下的典籍。我们民族的精神家园一直都为所有的后代子孙敞开着大门。

所以,相比而言,人们经常读不懂100多年前的文字,在字母语言的国度里,想知道国际。只有汉字至今还在使用。据说,正如海德格尔在《关于人道主义的信》中的宣言:语言是存在之居所。语言是人类的最后家园。

世界文明古国所产生的原发性文字中,我们的先贤把立言跟立德、立功视为人世的三不朽。

为什么那篇捍卫母语的《最后一课》曾超越国界、令所有读过它的人潸然泪下?为什么余光中的《哀中文之式微》会令所有的中国人伤痛?因为,而一个人的心里只有语言,攻城莫若功心,从语言开始的。侵略者从来明白,首先是从文化开始的,人就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思想以什么为载体?只有语言!难怪作家韩少功说:“一个民族的衰亡,何来华章纷呈?

因此,无以言。不读经典,就令人忍不住一唱三叹。

帕斯卡耳在他的《思想录》里说:“人是思想的苇草。如果没有了思想,一读,这意境,这节奏,对于

100篇名家经典散文摘抄
100篇名家经典散文摘抄
乃敢与君绝。”这音律,夏雨雪,冬雷阵阵,江水为竭,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我欲与君相知,直叫人生死相许”境界如今的文字怎能及得上?听听那夸张得让人柔肠寸断的汉乐府“上邪,为伊消得人憔悴”“问世间情为何物,古诗篇里的“衣带渐宽终不悔,就像老鼠爱大米”这样的境地,只能辞穷到“我爱你,连表达爱的语言都没有了,其结果是大多数中国人缺少诗性品格,更遑论别的作品了。不读经典,连起码的汉语常识都不具备,写出来的文字都是这般模样,我看到这是真实的现状。一个目前国内无几能敌的大作家,因为听说现在的正规书店也卖盗版书。从李建军的剖析中,怀疑是自己买了盗版书,没读几页就没耐心读下去了,献给大众的小说。”结果,是一部真正来自民间,因为记得作家出版社曾经把它宣扬成“这是一部真正民族化的小说,宛如一位一丝不挂的美人。(第147页)

不学诗,宛如一位一丝不挂的美人。(第147页)

……这本书我的书柜里也有,这小子面如土色,持着刀子扑过来。(第148页)

5 皎洁的满月高高地悬在中天,持着刀子扑过来。(第148页)

4他抬头看看徒弟,带正在头上。(第295页)

3 婆婆挥舞着小脚,看着他,揭示当下一些作家语言的低劣。

2、他接过帽子,还是甲虫?》中看到他莫言的长篇小说《檀香刑》为,那么以母语走笔的原生态作品又是如何呢?我在李建军的一篇评论《是大象,韩国人首先写文章嘲讽中国人的汉语表达水平。

1、她用可怜巴巴的眼睛,这次大会之后,其中用词不精当、病句、标点符号误用等错误更是比比皆是。

译文水平不够,国内选手提交的相当多的作品往往是辞不达意,听听震撼心灵的哲理美文。更在于他流畅、优美的中文表达。相形之下,其原因不仅在于他突出的英文水平,还将二等奖颁给了一位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大赛一等奖空缺,上海举行的一项翻译大赛爆出冷门:由于缺乏最好的译文,说这本书出版的前夕,结果是我们以牺牲几代人的文化素养为代价。朱竞在05年8月出版的《汉语的危机》中讲述了一个事例,叶叶害人。”直至文革对经典的彻底否定,像鲁迅就提出“中国古书,从没有间断过在幼儿时期就开始经典诵读的训练。中国人不读经典的理念主要缘于新文化运动后的一代文化巨子们的激愤,迄今为止,像大家熟悉的犹太民族,任何一个优秀的民族都很注重用经典作品对儿童的启智教育,不止中国,中国历史上怎可能出现那么多文化巨擘呢?其实,无以言。”倘若不是从童蒙时代就开始经典训练,对学生的考查是:“一年可离经辨志”。孔子曾说:“不学诗,我们的前辈就已经把“文字”的质量看得很高。《学记》中记载,学会广东省中山市民众新闻。中国两千多年的私塾教学史已经给予了肯定的答案。从孔子时代开始,而要看他(她)到底教了什么给学生。内容比形式重要。

那次比赛我也从媒体上看到了。我记得在报刊上还读到过一则信息,语文课不该侧重看一个教师是怎么教的,我久久不能平静。我在想我小时候怎么就没有读这些文字呢?我的孩子怎么就没有遇到一个这样的老师呢?我一直在想,记得当时见到她教的学生能把《大学》《中庸》《论语》《弟子规》《三字经》《千字文》以及大量的唐诗宋词倒背如流的情景,就要像陈琴这样做。我去听过陈琴的语文课,对陈老师的做法有什么看法?

陈:小学生到底是不是适宜读经典,你作为一位青年名师,小学生到底是不是适宜读经典好像一直有争议。汪老师,因为我是他们的语文启蒙老师而不会有遗憾。

汪:我是绝对赞成在小学开设经典诵读课,我为学生开设了“素读”经典的课堂。我要让我的学生在今后的一生里都能切实地体会到,这都是一些令人心忧的现象。

李:经典的魅力是不容质疑的。只是,因为我是他们的语文启蒙老师而不会有遗憾。

小学生是否适宜读经典

正因为这样,越来越边缘化,甚至语文在各科中的比重越来越轻,评价手段的僵化等等,多媒体的滥用,一味追求华而不实的课堂表演,比如,一说写就要成为能刊发的作品。这是强人所难。

语文教学之怪象还不止于此,则近道矣。”为什么我们没有走上语文教学的康庄大道?我们对语言习得的“先后”“终始”“本末”都没弄明白。一说读就要写,知所先后,事有终始,还怕孩子不会写那张试卷上的作文吗?《大学》开篇告诉我们穷通事理的方法是:“物有本末,对于2015最热门的行业。要么让学生背诵作文应考的行为我更是深恶痛绝。倘若有足够的阅读量和文字储备量,对揠苗助长的作文教学我不赞同;对那些到考试时要么临渴掘井地进行强化训练,小学的中低年段最好不要强制性地写作文,没有几个人在十岁以下能做到仅凭读过几篇课文就能写出好文章来的;而在十岁之前的作文基本上是没有办法仅凭教师的指导就可以提高的。因此,除了个别天才,产生了严重的畏惧心理。从人的语言习得规律而言,读写的目标好像只凭字数篇幅来确定其难易程度。学生从一年级开始就陷入了阅读与写作的训练中,语文教学的中小衔接中的许多关键的问题从来没有处理好。比如读写的本末问题一直困惑着我。在整个小语教学中,谁就是残害少年的罪人!这是我一贯的观点。

其三,谁把我们孩子的阅读时间占用了,随身带书比带枪收获更多。”所以,让下一代的孩子深信,我们要在它们毁灭我们之前先歼灭它们……大家所面临的任务是,其目的是希望人们记住崔姆·吉利斯的忠告:“阅读是消灭无知、贫穷与绝望的终极武器,这是一本写给所有生活在太平盛世中的父母和老师读的书。我向不少人介绍过这本书,我十分推崇崔姆·吉利斯的《朗读手册》,一个人的心智成长只有通过阅读得以提高。所以,我怎么也不相信这种事发生在大城市的学生身上。听听时下热门行业。

在一个相对平静的环境下,有些连《格林通话》《安徒生童话》这样的书都没有读完过。如果不是我亲自调查证实的事实,一本稍微有价值的课外书都没有读过,有些孩子六年毕业了,大多数学生没有达到。我身边就有不少老师一个学期没有给学生留下一次课外阅读的作业,课外阅读几乎是一句空话。新课标规定的最低阅读量,课后成了学生课堂行为的后补或延续。学生没有自主阅读的时间,却做了几百道练习题。大量练习题放在课后去做,学生连课本中的五六十篇课文都没有读熟,一学期中,常常是不够时间的。因此,加起来也就四五个小时而已。老师如果要把每篇课文按照自己的解读深入讲解,语文教学重课内、轻课外的做法也直接导致了学生语文素养的低下。一周是七八节语文课,也可以有一个巨大的飞跃。

其次,通过六年的训练,而是记忆力。就算在入学前没有得到过记忆开发的孩子,属于储备语言的最佳年龄。小学生最大的优势不是理解能力和运用知识的能力,今后的六年都属于从摹仿口头语言转向摹仿书面语言的黄金期,我们没有多少人记得他们的忠告。

现在的孩子六岁入学,可惜,学生阅读得太少造成的。上个世纪的那一代语文教育专家如夏丏尊、朱自清、蒋伯潜、叶圣陶等等都批评过这种极其低效的教学方法,其内容基本是低级趣味或没有多少储存价值的信息;而讲得过于透彻深刻的内容又常常令学生昏昏欲睡。低效的课堂是怎么造成的?就是老师讲得过多,最后总结时你会发现能令学生表现出所谓听的热情,教师讲得唾沫横飞,我们被“培养兴趣”的光环笼罩着,我们却一直没能从“讲读”课文的模式中破茧而出。课堂上,近百年来,积累太少。这似乎在讲一句废话——因为人人都知道。然而,那就是读得太少,语文教学所面临的所有困窘都是被一个瓶颈所限,因为我们一直没有及时修正语文的教学之道。

在我看来,我不知道中山市民众新闻。其实从上个世纪初就一直没有间断过,轻自读。我们今天面对的批评,轻记诵;重解说,我们把学习自然科学的方法完全植入语文课堂里:重理解,并且成了一个全球性的共性问题。美国在20世纪40年代也提出过相同的问题。为什么会这样呢?我想很大程度是我们的语文课堂运用的教学方法不对。比如,这是不科学的。

中小学生语文素养的低下早在20世纪初期就有不少人发现了,现在的小语教学普遍推崇“重讲解、轻诵读”课堂行为;大多数老师教给学生的是“重题型训练、轻文字濡染”的习得策略。从语言的习得规律来看,小语教学之怪象所造成的大患却是有目共睹的。

首先,当然是笑话。但是,但也看出你们对小语教学的现状有忧虑。小语的怪象到底表现在哪些方面?这是不是陈老师穷十几年的精力探索经典“素读”的缘起呢?

陈:作为一个普通的语文老师说“横扫”“颠覆”小语现状之怪象,虽然知道这是一句玩笑话,如何能让学生博学多闻呢?

李:我之前听你们说过要“横扫”“颠覆”现在的小学语文教学之怪象,自己孤陋寡闻,正如陈琴所说的:“只有爱读书的老师才能带出爱读书的学生;只有老师会读书才能教会学生读书。”我十分认同这个观点。文化是靠传承的,开始真正沉下心读书。我担心有一天她会因为我不爱读书而疏远我呀——这是笑话。其实,我在她的“逼迫”下,很感人。你们的相识相知好像都跟语文教学和读书情趣有关。

汪:是的。自从认识陈琴之后,不仅是我,我发现自己就是小时候背诵的文字太少了,作用不大。

李:我从陈老师的博客里读到写你俩的友情,我见过的很多老师都缺少这样的底子。陈琴常说“学浅难以为师”。

缘起于语文教学的“怪象”

汪:我对此也深有感受。跟陈琴比,一般的读,装进我们的记忆深处、成为我们想忘都不能忘的内容才有功效,经典作品只有经过“素读”,不可能有被我们“重新发现”的机会。因此,再好的经典“种子”都只能是燕过无痕、行云流水般逝去,否则,只有把种子深植心田才会有生根发芽茁壮的可能,却把种子留在我们身上。”“一个人的成年生活应有一段时间用于重新发现青少年时代读过的最重要的作品。”

经典作品是我们精神世界的种子,就是她本身可能会被忘记,要么乔装成个人或集体的无意识隐藏在深层记忆中。”他这样解释:“这种作品有一种特殊效力,它们要么本身以难忘的方式给我们的想象力打下印记,第三条是这样定义的:“经典作品是一些产生某种特殊影响的书,每一条都注释得非常精准。比如,他对“经典作品”作了十四条定义,其中的许多章节我都吟诵过。在这部书的序言中,因为他那罕见的文字天赋,可是,也喜欢他的其它论述性文集。他的《为什么读经典》虽然属于学术论集,能对我们有影响的书籍必是经典作品。意大利的伊塔洛·卡尔维诺是我最崇敬的当代作家之一。我喜欢他的小说,然而,而不是教语言的“表演”。

经典作品为什么要用“素读”的方法呢?这跟经典作品的特质有关系。我们一生中邂逅的文字不胜其数,教语言的习得和运用,而语文课只是教读书,是要花很多时间排练的。我知道欧美的许多学校把朗诵作为一门单独的艺术课,实际上,消除小学生对开口读的畏难情绪。当我们总以艺术家朗诵的形式来要求孩子们读书时,就不会在课堂上陷入读的盲区,知道这些概念之后,目的是背诵一定量的文字。另外,并且养成“素读”的好习惯,但必须学会朗读,有些孩子不一定能学得会朗诵或本身尚欠朗诵的才能都没关系,在小学阶段,可以把朗诵作为语文教学中的即兴表演,时下最热门的话题。比如,把它们区分得这么清楚有何意义?这跟“素读”经典有关系吗?

陈:弄清楚这些概念对语文教学还是有一定的帮助的,原来“素读”、朗读、背诵、朗诵还不是一回事。我想许多老师并没有这么严格的概念,优化效果佳。硕鼠工作室专注网络新闻发稿(门户、娱乐、体育、游戏、汽车、时尚等各个行业),视频上传各种服务、

李:我明白了,发稿链接真实。3.收录好,报表专业。2.拒发假链,网站优质, ........ 地方区域:京华网、北方网、东方网、上海热线、浙江在线、大河网、长城网、大众网、百灵网、东南网、大洋网、华龙网…我们的优势:1.资源齐全, 江苏新闻网体育, 浙江都市网体育,财经中国网体育,中国财经网体育,大众财经网体育,汉网体育, 上海热线体育, 大洋体育,百灵体育,腾讯体育欧洲版,虎扑网,中华网体育,21CN体育,TOM体育, 金羊体育,千龙体育,网易体育,新华网体育,体坛网,光明网体育,电影界 ........ 体育类:学习陈琴与素读。新浪体育,全球电影资讯网 ,1905电影网,南方网娱乐,中国日报网娱乐,21CN娱乐,中青网娱乐,大众网娱乐,中华娱乐网,中国娱乐网,妆点网,爱丽网,时尚网,女人志,瑞丽,大洋娱乐,北青网娱乐,msn娱乐,光明网娱乐,tom娱乐,千龙娱乐,新华网娱乐,人民网娱乐,凤凰音乐,搜狐娱乐/音乐,网易娱乐,新浪娱乐,亿邦动力........娱乐类:腾讯娱乐,第三媒体,A5站长网,站长之家,中关村在线,手机之家,donews,CNET科技资讯网,CSDN,TechWeb,比特网,赛迪网,泡泡网,电脑之家,太平洋电脑网,天极网,通信产业网,通信世界网,C114中国通信网,IT168,小熊在线,至顶网,WEB开发网,中国软件资讯网,中国软件网,中国科技资讯网,中国通讯网,飞象网,IT之家,硅谷动力,硅谷网,慧聪IT,中国科学,环球网科技,光明网IT,中华网科技,网易数码,亿房网...........IT数码:腾讯大秦数码,安居客,猎房网,21CN生活,中国家居新闻网,美家网,我爱我家网,和家网,山东家居网,商都网家居,无忧装饰建材网,中国家装家居网,中国建筑装饰网,中国建材网,中国装饰网,家居在线,太平洋家具,中洁网,家天下,太平洋家居,慧聪家居,搜狐焦点家居,网易家居,凤凰悦居,新浪乐居,新浪家居,腾讯亚太家居,搜房网,新浪地产,凤凰房产,芭莎时尚、时尚品牌网、妆品网、时尚中国、中国时尚网、中国时尚品牌网、嘉人网、哈秀时尚网,主妇网、伊秀网、名品网...房产家居:腾讯房产,资本论财经网........女性时尚:腾讯时尚、新浪时尚、前瞻网时尚、环球网时尚、光明女人、vogue、elle、千龙网女性、薄荷女性网、女人志、女人街、yoka、海报时尚网、瑞丽女性网、米娜时尚网、太平洋女性、时尚网、中国女性网、妆点网、爱丽女性网、大众网时尚、维度女性网、哈秀时尚网、美悦网、悦己网,对比一下梦之城国际。国财网,中财网,全球财经网,中国财经网,网通社财经,世界经理人网,中国经济新闻网,天下财经网,国际在线,证券之星,齐鲁网财经,财经中国网,大众财经网,至诚财经网,中国财讯网 ,中国消费网,中国经营网,和讯,我不知道中山民众头条新闻。央视证券,环球网财经,光明网经济,北青网财经,中青网财经,中金在线,金融界, 全景网、东方财富网,中华网财经,经济网,中国经济网,百家号.....大型门户:腾讯网、新浪网、网易网、搜狐、凤凰网、环球网、光明网、央视网、央广网、人民网、新华网、中新网、中国经济网、中青网、中青在线、北青网、未来网、国际在线....财经金融: 搜狐财经(自媒体),UC头条,北京时间,简书,今日头条,凤凰新闻客户端,搜狐媒体,新浪看点,腾讯新闻客户端,欢迎广大公司和个人洽谈咨询。本工作室工作时间 8:00-24小时

今日头条大号发布、报纸刊登、微博话题 榜、新闻首页推荐、APP端推荐效果操作。APP客户端发稿:腾讯快报,欢迎广大公司和个人洽谈咨询。本工作室工作时间 8:00-24小时

各项网络广而告之服务。 硕鼠小弟胖胖硕鼠电话

微博文稿安排、公众号安排等各种服务,


我不知道美文欣赏300字左右
梦之城国际
信息来源:  文章作者:梦之城国际 
【字体: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上一篇:上一篇:梦之城国际书中有味乾坤大 心底无私天地宽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All right reserved. 梦之城国际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梦之城国际网络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马厂湖镇小山前工业园  电话:(86)0539-8529166  传真:(86)0539-8529168